云顶娱乐yd5333:圣诞玩具出口销路看好,泉州玩具业要走品牌化路径

对产品品质的严格把控和强大的自主研发设计能力,是外贸整体低迷的大环境下赢得充足订单的法宝。图为玩具展示厅。

距离“圣诞季”近两个月,玩具企业进入圣诞产品生产和销售的高峰期。在徐长生眼中,前几年玩具行业一直不景气,淡了几年,今年的订单增长相当于欧美客户的一个补库存阶段,多少也有点触底反弹的味道。

今年以来,我国圣诞玩具订单快速增长。在今年出口的圣诞玩具中,自主研发的玩具产品占据主要份额。越来越多的玩具出口企业注重开拓产品的文化内涵,引入新型生产技术和营销策略抢占国际市场。
今年以来,我国圣诞玩具订单的出口量快速增长,其中,欧盟市场与中东等新兴市场订单数量增长明显。在今年出口的圣诞玩具中,自主研发的玩具产品占据主要份额。越来越多的玩具出口企业注重开拓产品的文化内涵,引入新型生产技术和营销策略抢占国际市场。
欧盟市场订单增加
从目前来看,今年的圣诞玩具订单量总体保持平稳,与去年相比并没有出现下降。泉州锦信玩具有限公司总经理徐长生表示,在连续近5个月的供货中,锦信有大约60%的玩具销往欧盟。今年企业圣诞订单之所以能跟去年持平,主要是欧盟市场和中东等新兴市场增长较明显,对冲了美国市场份额的萎缩。徐长生介绍道,以往,公司出口美国份额约占整体出口量的30%左右,但今年全年预计不会超过10%。反而是此前低迷的欧盟市场,今年订单量猛增30%左右,成为公司的第一大出口地区。
记者了解到,与欧盟市场相比,今年我国圣诞玩具出口美国订单并不多。有业内人士表示,为填平国内原材料价格、人工成本上涨的沟壑,不少出口企业每年都会将价格上调5%左右。美国客户爱讲价,同一个产品,美国比欧盟的价格接受度低10%左右,即使是有些美国老客户的订单,也不得不放弃。
据了解,第116届广交会二期玩具展区的参展商普遍表示,今年圣诞玩具出口欧盟市场订单有所增加。据浙江义乌市圣雪工艺品厂经理黄允勇透露,今年该公司出口的产品比去年多了很多,价格也有所上涨,此次广交会上有许多订单都是在现场签下的。
自主研发产品出口居多
在今年圣诞玩具出口的产品中,自主研发的玩具产品占据主要份额,越来越多的玩具出口企业注重开拓出口产品的文化内涵,引入新型生产技术和营销策略抢占国际市场。今年的玩具订单比去年增长了10%。立本集团温州玩具有限公司的负责人表示,该公司生产的室内蹦床是今年开发出的新产品,反响很不错,受到了许多国外客商的青睐。我们公司一直以生产圣诞老人主题水晶球而知名。在经历多年的劳动力成本上涨后,企业从去年年底开始运用3D打印技术进行生产,这一举动不仅减轻了用工压力,还让以往需要费时4天~5天的雕塑流程缩减到不足1天。福建礼品企业泉州顺美集团有限公司的负责人表示。玩具更新换代的速度很快,一般2~3年就会全部更新。去年根据市场需求,企业自主研发电子发声玩具,到今年已经有100多款玩具可供出口。广州市一家玩具生产企业的负责人介绍道,每年他们都会更新产品,因为对玩具业来说,产品好不好卖,设计是最关键的一环。
记者了解到,除了围绕产品本身的安全质量、外形设计、创意功能下功夫外,越来越多的玩具出口企业开始在自主品牌方面进行尝试。比如恒盛玩具公司通过创新自有品牌爵士兔,1~9月出口额达2164.59万美元,同比增长32.18%;力利玩具公司与奇幻龙宝合作的玩具车迅速在国际市场打开知名度,1~9月共出口860.12万美元,增长31.90%;泉州嘉利儿童用品公司率先与奔驰、路虎、奥迪等多个世界名车品牌进行授权签约,目前已成为国内拥有授权、款式最多的名牌童车生产企业。
从事遥控飞机和玩具制造的浙江同硕科技有限公司销售经理周光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家以欧美为主要市场的出口企业今年销售额有望突破1亿美元。在工厂人数达到1200人的顶峰之后,企业的扩张重心从生产线转移到研发队伍上。现在这家企业在美国拥有软件设计工作室,每年投入的研发经费超过1000万元人民币。对于中国玩具行业来说,依靠低成本竞争已经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把销售额的3%~5%用于研发,已经是一个不成文的行业通则。周光华说。

本报讯
每年的5至11月都是玩具生产的旺季。昨日,在泉州锦信玩具公司的厂房内,记者看到工人们正在紧张有序地进行生产。虽然锦信玩具公司并不缺订单,但董事长林积锁依旧愁眉紧锁。

每年的7月至10月是玩具业的传统旺季,到了10月底,等圣诞的最后一批订单发出后,玩具企业通常可以和西方国家一起享受一个圣诞假期。但是目前,泉州的许多玩具企业却丝毫没有闲下来的迹象,除了赶付今年的圣诞订单,有的已经承接起明年的订单。

“原材料涨价、人民币升值、用工成本增加,国际市场疲软,传统玩具业转向国内市场,必须着力推动品牌化发展。”林积锁一席话说出玩具业经营者共同的心声。

国外订单总量普遍增长

练内功 不惧高标准

“今年产值提高40%以上。”虽然忙碌,锦信玩具副总经理徐长生的语气中透露着兴奋。

“人工成本近两三年每年上涨20%以上,玩具行业的利润却逐年下滑,平均仅有3%到5%,很多时候为了留住工人,不赚钱也要接单。”面对日益严峻的外贸形势,林积锁——这位泉州首家外资企业的创办人、外贸业界的“老前辈”,坚定了自己要走品牌化经营的信念。

在这个外贸“冬季”感受到暖意的不仅仅是锦信玩具一家。在恒盛公司的生产车间,也呈现出繁忙的景象,“目前的订单可以一直做到明年春节,而且还在大量地接明年的单子。”董事长许文杰表示。

要做品牌,产品品质是关键。如何进一步提升产品品质,林积锁的法宝是高标准。实际上,从出口市场来看,玩具的标准也越来越严格。7月20日,欧盟新的玩具标准en71-3又将强制实施,对重金属的检测项目从9种增加到19种。

同样,在晋江力利公司的生产线上,一种欧美流行的DIY玩具正在被工人快速分拣、包装。公司负责人表示,这种DIY玩具虽然样式简单,却深受小孩子喜爱,一套玩具的出口价能达到三四十元人民币,而且销量大,为公司带来了不少利润。

“新标准的实施,意味着企业原材料采购的成本、产品的检测成本都要增加。”锦信玩具公司总经理徐长生表示。但适应新标准,也意味着能获得更大的市场空间,为此,锦信每一次都会提前对产品和生产流程进行调整,去适应标准的要求。对标准的严格执行,不仅帮助锦信在国外客户中树立了良好的信誉和口碑,也使得锦信成为全省玩具行业唯一一家出口免检企业。

来自泉州市外经贸局的数字显示,今年1―9月,我市的玩具出口总量为1.0648亿美元,同比增长了25.3%,这一增幅远远高于前9月全市出口总量8.8%的增幅,成为今年出口产品中的一大亮点。

以高标准来提升产品质量的同时,锦信苦练的另一个“内功”是自主设计。

福建区域仍具成本优势

“由于采购商在市场上找不到与我们同样的产品,没有可比性,我们在价格上就至少能占据60%的主动权。”徐长生告诉记者,锦信从2000年之后,就坚持自主研发设计,目前除了泉州,在香港还有专门的设计部门,实现了100%产品自主研发设计。

分析泉州玩具业“红火”的原因,徐长生表示:“主要是由于大客户采购区域的变化。”据介绍,以前一些一级采购商大多集中在广东、江浙等地下单,但是这两个区域的采购成本相对高,受欧美经济不景气的影响,一些大型采购商压低了采购价格,开始转向更具成本优势的福建区域。

锦信玩具公司去年设计的一款电子产品,在以往产品基础上增加了一个电子零部件,依靠电子零部件带动玩具旋转,发出声音,以此培养孩子听觉和眼力,产品价格从170元提高到220元一个。

实际上,一部分广东玩具企业的倒闭或外迁,也加剧了订单的转移。一份调研显示,占全球玩具总产量的30%的东莞,有46%的企业选择观望,20%的企业选择停工或者半停工,有20%的企业选择外迁到东南亚地区,14%的企业选择迁到内地其他地区。

“泉州玩具业在自主设计研发、市场营销、整体包装、人才储备等方面,与国际知名玩具制造公司相比,差距还很大。锦信玩具公司以质取胜的营销模式,是一个很好的样本。”一位玩具业内人士指出:“应对欧盟新玩具标准,跨越技术壁垒,提高创新能力,拥有品牌化产品是关键。”

大客户转移到福建下单后,锦信玩具的客户结构发生了变化,以前多是和一些中小贸易商接触,现在更多的是直接和大型采购商接触,比如全球最大的玩具零售商TRU,以及欧尚、家乐福等大型购物中心。“单次的下单量大了,生产更好安排。”徐长生称。

拓渠道 赢得主动权

同样发生变化的是福建深港电子,该公司董事长柯艺山告诉记者,目前企业的主要客户是沃尔玛和家乐福等大型卖场,因此今年公司保住订单的主要方式就是维护好老客户。

对产品品质的严格把控和强大的自主研发设计能力,不仅在外贸整体低迷的大环境下为锦信玩具公司赢得了充足的订单,也为其进一步品牌化经营奠定了基础。

此外,在徐长生眼中,前几年玩具行业一直不景气,淡了几年,今年的订单增长相当于欧美客户的一个补库存阶段,多少也有点触底反弹的味道。

从去年开始,锦信玩具公司开始尝试拓展国内市场。锦信的各类婴幼儿玩具开始出现在国内各大商场、超市的玩具专柜;与此同时,美赞臣、蒙牛等品牌也找到锦信生产玩具赠品,“虽然赠品不是打我们的品牌,但是生产厂家会体现泉州锦信,也帮助品牌实现了传播。”

在传统渠道布局的同时,新兴的电子商务渠道也成为林积锁关注的重点,锦信的旗舰店已经在天猫上线,由于拥有自主品牌和明显高于国内同类产品的检测标准,售价近200元的宝宝游戏毯一个月可以卖出几百条,目前在天猫上同类产品中月销量居首位。

“由于我们的出口产品都是自主设计的,这样一来,产品转国内市场基本上不需要再重新设计,节省了成本;开拓国内市场后,我们在原料的采购上也更有优势。此外,国内市场的订单还能够很好地补充玩具淡季的生产需求,不会造成淡季工人的流失。”徐长生告诉记者,品牌化运营的尝试,不仅帮助企业拓展了国内市场,也使得企业在接外单时更有底气。目前企业正着手规划,积极打造国内玩具的高端品牌,使自己在市场上立于不败之地。

锦信的品牌化之路不是个例。以电子琴等电子类玩具为主要出口产品的深港电子,也以自主品牌“深港”拓展国内电子琴市场。“我们将电子琴和远程教学软件结合起来,电子琴通过网线和电脑连接,并下载一个远程教学软件后,学生就能远程学习,跟着老师一起弹奏。”董事长柯艺山告诉记者,通过一年多对自主品牌的推广,目前,深港电子琴已经在国内市场占据了一定份额,产品很受一些学校和教育机构的青睐。

有品牌 才有话语权

“十多年前做外贸是用扫帚扫钱,几年前做外贸是用手捡钱,现在做外贸是从墙缝里抠钱。”这是一句调侃的话,然而,我们从中多少能看到外贸企业的生存状况。

由于没有自主品牌,有的甚至没有自主设计,在日趋激烈的竞争下,出口利润缩水成为必然。以玩具业为例,1998年,玩具出口的利润能达到30%;2013年,玩具出口的利润不到5%。而在国内市场,以自主品牌出售的玩具产品,利润基本能达到20%以上。

泉州不少制鞋企业,一开始都是帮国外品牌贴牌,走上品牌化运作之路后,不仅在国内市场占据了份额,专卖店还开到了欧美,一双鞋售价达100美元。玩具行业同样可以参考这一路径,结合生产优势,通过自主品牌的打造,来增加市场主动权。

对于外贸企业而言,转型做品牌的意义不仅在于利润的提升,还在于身份的转变,从一个“打工者”变成了“主人”,从价格别人说了算,到有了自主定价权。而品牌化经营,关键看企业家是否具有长远的战略眼光,将实体经济坚持到底,打造“百年老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