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硬件创业如何找到印钞机模式,摩尔定律推动下的消费电子化

股市动荡时期的好处,是意味着很多的潜在机会,坏处是当人的欲望高于潜在的机会,便会催生泡沫。这种泡沫有两个明显的表现:一个是某些公司会被过高估值,另一个则是会出很多跑在时代前面的产品。如GoogleGlass这类,Pepper估计也是这样,无人机在2C上则更可能是这样。无人机这行业刚需是有的,但在2C方面显然是被高估了。
无人机不会成为大众化消费电子产品
虽然我们很难精确预计未来,但如果非要给可想见的产品按成为大众化电子产品可能性高低排个次序的话,那手表先于Pepper这样的机器人,机器人则先于无人机。
为说清这问题,要先说下什么是大众化电子消费产品。维基上其实没这个词,但我们可以尝试去定义它。
如果拿Pad类产品做参照,那这里大众化的门槛大概是每年全球销售2亿台。横向对比一下会对这数量背后的含义感触更深,PC年销量最多的时候大概是3.6亿台,而智能手机2014年全球大概是10亿部。看这个数字立刻可以明白为什么移动互联网比之前的PC互联网关键。
成为大众化电子产品之所以非常关键,是因为它决定一个产业的体量。游戏机销量其实也不低,但最多支撑出任天堂这样的公司,但对比微软、Intel、Google、Facebook等就可以直观感受到大众化产品与非大众化产品内涵价值的高低差异。
是否是大众化产品潜在有类似这样的含义:如果是大众化的,那就可以支撑出一种独立的、规模庞大的产业系统;如果不是那可以有几家不错的玩家,但规模上可能就和任天堂差不多。
这中间好像蕴含了一种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一旦销量超过某条线,事情的本质含义就变得不一样了。
有了这样一种认知,再回到无人机,就可以发现要想预测这行业的未来首先要判断的就是这是不是一种大众化电子产品?
对这问题答案其实是非常肯定的:在2C领域,无人机在可见未来不是大众化消费电子产品,如果非要把各种面向未来的产品排个可能性高低的话,那就是这节开头那次序。
对未来的判断有点像手艺活,我们其实很难说什么是绝对不可能的,但在不同时间点,对于可能性的判断差别也是很大的。100年后可能人都活在罐子里,所以无人机就成为必备品,但这么猜测未来毫无价值,和坚信人能修炼成仙差不多。合乎某种必然性往往是判断未来的前提。
无人机的行业应用反倒是不用特别说,因为它本来就已经被很广泛的应用着,比如地图测绘、农业、建筑等。但无人机有今天的人气,显然不是因为它的行业应用。
此外,政府对无人机飞行还有一定的限制。如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要求商用无人机运营商持证飞行,而且要遵循一些飞行规则。日本日本政府则拟立法管控无人机,购买时需确认身份。其他大众类消费电子产品没有这般限制吧?
数据源的价值
要想彻底的分析无人机这行业的前景,那除了估计它能不能成为大众化消费电子产品之外,还要估计它会不会产生某种衍生价值,而要想估计这种衍生价值,则需要对产品做点分类。
对互联网世界可以用很多不同的视角进行分类。比如社交网络、SaaS、机器智能等,每种分类背后都可以折射出一种分类系统。这其中有一种分类系统对分析无人机的价值比较有帮助,这种分类系统是:端、云计算/机器智能、数据源。上一节说的是无人机在端上的价值,但要想全面看待这行业,也还要估计无人机在数据源上的角色。
我们这世界的数据化程度正在不断加深,但显然还没有彻底完成。人们在虚拟世界的足迹已经被记录的比较清楚,比如消费记录、聊天记录、浏览记录、甚至开房记录已经存在在那里了,只要有人能打破权限的边界,那就可以比较充分的对一个人进行画像。但终究还是会缺失和现实世界深度相关的部分,比如无人机企业经常展示的运动跟拍等。
数据未来会成为互联网世界的战略级武器。比如高德、四维这样的企业拥有数据,突然间它不提供给第三方了,那依赖于地图的企业基本就挂定了,这和武器或者石油的性质确实有点相似。所以无人机可以普遍拍摄的数据无疑是有价值的。现在的关键问题是无人机企业真的可以成为数据源的所有者吗?
这显然也比较困难,时代的发展已经永久性的摧毁了某些可能性。比如说:开源模式的存在,导致在新领域里微软那种License模式已经很难行得通。与此类似技术和开源的发展也让独占某种数据源这种事请变的困难,至少2C市场是这样的。
所以说拥有终端的很难拥有数据最根本的原因是选择权的扩宽和开放精神的发展。
选择权扩宽说的是无人机虽然看着很好玩,也有科技含量但从瞬间冒出几百家企业来看这并不是壁垒很高的行当,这样一来在行业应用上不太可能有企业愿意选择需要让渡数据所有权的产品。这就导致在行业应用上无人机企业不可能拥有数据。
开放精神的发展说的是总是有人愿意用更开放的体系来赢得用户,比如说:《免费》《长尾》作者创建的3DRobotics就彻底的拥抱开源。在这种前提下无人机企业几乎不可能打造一个封闭的体系来独占相关数据。直接讲就是无人机虽然能采集各种数据但其实和数据所有权基本没什么关联。
再结合下节要展开的摩尔定律,无人机企业的地位就会变得比较微妙。
摩尔定律造成的急流险滩
在所有和IT相关大企业里转型最大的很可能是IBM。在10几年前,我们都知道IBM是个做PC的公司,现在的IBM则把大量的硬件相关的业务都剥离出去了。这里面很关键的一个原因就是摩尔定律。摩尔定律也许会造福人类,但确实会让纯硬件企业活的比较辛苦,你做的东西必须在特定的周期卖出去,否则就砸自己手里了。
很显然,大市值的公司很少有硬件公司(留下来的基本是有高技术附加值的公司如Intel、思科、高通),这里面比较另类的是苹果,苹果通过一体化打造了一种能相对比较好的对抗摩尔定律的方式,进而能自己控制产品的节奏。这过程中有多少是软件的功劳、多少是工业设计的功劳其实是说不太清楚的。
别的公司就不太行,国内互联网公司做手机往往看重的是它是最关键的终端和入口,而不是想从硬件上赚钱。
这点对无人机这行业的未来显然有重要含义。
如果无人机既不能成为关键入口,也不能成为拥有数据源的据点,那无人机企业很可能变的像一般的硬件企业,这就会与现在的火热更加的不相匹配。
无人机如果真的变成类似电脑的产品,那无人机企业最好的发展结果也就是成为无人机行业的联想,同时由于市场本身的体量原因其规模无论如何也达不到联想的层次。
未来端、云/机器智能、源的格局演化里,更可能胜出的是云/机器智能,因为端、源有可能都会分化的非常厉害,而不会产生巨头。
现在的各种产品里电商是偏向于云的,工具类App是偏向于端的,而IM则是两边差不多重要,但如果终端不断分化,而云端不断集中,到时候无人机的企业的江湖地位很可能会变的和幼儿持重金过市差不多,到这种情形下它差不多就变成另一种地图企业了,很难自己活下去,而需要有人领养。
真到那这种形势下,它就不会再是一个比较独立的领域了。而无人机这行业的明显出路则是学互联网企业,在手机上衍生出其他价值。其他的选项,如拉开技术差距、打造苹果那种一体化体验,相对而言好像都更难一些。
小结
端上的产品确实正在分化,但做终端类产品的公司如果拉不开技术差距、又没法打造苹果那类一体化的体验,又没有像互联网企业那样衍生出二次价值,长线来看其实是不太乐观的。摩尔定律和激烈的竞争会导致每个领域都会上演PC、硬盘、电视那种激烈竞争的场景,这是新硬件公司必须注意的事情。

摩尔定律从半导体行业中总结出来,是指在相同价格下,集成电路上可容纳的晶体管数目约每隔18个月便会增加一倍,性能提升一倍。随着半导体在各行各业的应用比重越来越大,摩尔定律也或多或少的影响着各个行业。

几乎所有的硬件创业者都会碰到投资人这样的问题,硬件产品做出来了,然后呢?风险投资都是赌徒,上一波互联网、移动互联网让很多投资者尝到了甜头,十倍甚至几十倍的收益都稀松平常。现在他们把筹码准备在硬件上,但是押注之前,他们都想知道这个项目能不能为他们带来成吨的收益,至少是创始人是否有好故事。

消费电子化是指产品或服务从原来主要面向组织(商业组织B2B或政府机构B2G),转为主要面向终端用户或个人消费者的趋势。

为什么互联网项目会有那么高的投资回报率?因为好的互联网业务本身的商业模式就是「印钞机模式」。所有的互联网商业模式,追根朔源,无非就是广告、增值服务、电子商务、游戏,还有本身的低边际成本效益(增加一个新用户的成本几乎为0)。比如谷歌的广告系统,阿里的电子商务,腾讯的游戏和增值服务(虚拟货币、QQ秀等)。

计算机,IT和汽车行业正在消费电子化

那硬件项目如何衍生出「印钞机模式」,或者说有没有这个能力?有,但是很难
。我们先来看硬件本身的先天缺陷。硬件行业需要通过产品设计、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加工制造、订单处理、批发经营和零售
7
个环节才能收回投资,获得利润(其中还有市场推广和广告推销,但这个环节一直存在)

最典型的案例发生在计算机和IT领域,比如巨型机向个人电脑的转移,专用通讯设备向个人手机的转移,
而Internet最初为政府和研究机构服务,如今已经飞入寻常百姓家。BYOD(bring
your own
device)的趋势已经开始改变公司的IT架构,公司员工越来越多的使用个人电脑,PAD,智能手机收发邮件,移动办公极大的方便了商务人士。
如果说BYOD是消费电子化在移动终端上的实现, 那么云计算,大数据,
软件即服务software-as-a-service的企业架构将会使消费电子化的趋势更进一步
,一些工人已经开始使用Google眼镜在生产现场操作,数据和信息实时传回公司云端,公司后台也可以实时的为工人提供帮助和信息支持。

就算依靠现在的互联网创业做法,找代工,依靠电商零售(事实上完全不可能只有电商一个渠道),可以把
7 个环节压缩到产品设计、原料采购、零售这 3
个环节来提高利润(事实上戴尔的 PC
机当初就是这么做的),但这远不足以支持互联网式的爆发性增长,每获取一个新用户,你必须得付出相应的成本。

现代人的生活工作基本是三点一线:
在家,在路上,在办公室。人们希望在汽车上也可以处理工作和生活琐事,汽车的消费电子化趋势尤为明显,汽车正演变成移动个人信息终端,变得越来越像消费电子产品。
有人说电动车是一个移动的充电宝,也有人说TESLA的电动车是一个巨型的移动IPAD,通过车联网,与其他车辆,交通设施和整个智慧城市连接在一起。

说到成本问题,很多从业者都会乐观的认为,IT 产业有着摩尔定律,每 18
个月相同性能的产品,价钱会降一半,可惜的是,摩尔定律往往并不像人们期望的那样,让计算产品的价格越来越低。这是因为
IT 产业里还有安迪-比尔定律(what Andy gives, Bill takes
away)和反摩尔定律。

机械装备,机器人等行业也在电子化

安迪是原英特尔公司的
CEO,比尔就是盖茨。简单来说,安迪-比尔定律是指硬件带来的性能提升全部被软件开发商吃掉了,所以得不停的更新硬件,也就是
18
个月前的硬件性能已经不足以支撑现今的软件消耗。也就是说,无论如何,用户基本得花一样价值的货币才能得到相同的软件体验(有例外,后面讲)。

如果说与电子行业联系紧密的计算机,IT和汽车行业正在消费电子化,
那另外一些与电子行业距离较远的传统行业正在电子化。炙手可热的机器人也顺应了电子化的趋势: 
随着半导体,电子元件和传感器在机器人中的应用,机器人正在变得更加智能。比如协作机器人Yumi,IiWA通过安装力矩传感器和机器视觉成为友好的人机协作机器人。

谷歌原 CEO 施密特的反摩尔定律,

移动机器人和智能AGV由于安装了LiDar等大量传感器,具备了识别物体和自动避障的功能;Google和Fanuc正在试验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可以大量收集生产制造过程中的大数据,成为网络数据节点,云计算使机器人具备强大的分析综合计算能力,可以及时分享数据和经验。而扫地机器人,社交机器人,家庭智能终端在家庭中的推广正在推动机器人的消费电子化。

如果反过来看摩尔定律,一个公司如果今天和 18
个月前卖出一样多的产品,那销售额就要减半

很多与电子行业相距甚远的传统行业也会受到电子行业的影响,
传统的机械装备中,机械部分占的成本很高,随着嵌入式系统,传感器,处理器,存储器在机械装备中大量使用,
这些装备越来越电子化。比如,
传统的注塑机演变成纯电动、更加智能。新工艺将传感器放在模具里,在塑料射入模内后,通过热感应器,将温度信号回馈到控制器内,控制器控制加热器的工作,以达到控制模内温度的目的,同时还可对模内压力、温度,流速进行自动化控制。另外石油石化行业正越来越多的使用电子产品,随着各种智能终端,
芯片,SCADA系统,PLC系统,工业网络,
机器人,无人机的引入,石油石化行业也在与电子行业耦合。
另外,电子和半导体行业需要大量的新材料,气体,镀膜等表面处理,印刷电路板化工材料,种类繁多的工业胶水等,这些巨大的需求也帮助化工等传统产业实现二次繁荣。

这就得逼迫所有的硬件公司的创新速度能跟上摩尔定律,否则就会被淘汰。事实上所有的硬件公司都是非常辛苦的。下面列举一些各领域最大公司现在的估值和最高估值的比例(注:来源《浪潮之巅》)

消费电子行业的增长动力来自于半导体摩尔定律

IBM:82%
CISCO: 40%
Intel: 33%
AMD: 30%
Marvel: 60%
Dell: 35%

因为大量使用半导体和电子元器件,电子行业受半导体摩尔定律的影响最大。电子行业有很多分支,比如通信,计算机,消费电子等,每个子行业的发展变化速度是不一样。汽车电子,工业电子和医疗电子的行业变化相对较慢,而消费电子行业的特点就是短平快:智能手机的更新速度短到3-6个月,大多数消费电子产品从上市开始价格就不断下降,有些消费电子产品的生命周期昙花一现,不到半年。

当今美国股市可为是历史最高点,但是除了 IBM
,其他厂商相去甚远,这足以说明硬件厂商生计之艰难。留心一下可以发现,IBM
不单纯靠硬件盈利,还有很强的软件和服务收入。

消费电子行业出现过很多杀手级应用,包括电视机,PC,
笔记本,手机,智能手机,这些杀手级应用极大的推动消费电子行业和半导体行业的发展。
一方面,不断下降的半导体价格为消费电子产品的降价提供了弹药,另外一方面,由于消费电子产品价格下降,出货量提升,庞大的需求又为半导体的增长提供动力,形成市场的正反馈。市场正反馈的结果就是智能手机的处理速度越来越快,
存储空间越来越大,尺寸越来越小, 成本越来越低,
越来越多的新技术在智能手机上率先应用,
而半导体在巨大市场需求和摩尔定律推动下不断突破极限,线宽从十几年前的4X
nm,到主流的的2X nm和 1X nm, 目前正在向7 nm甚至5nm 挺进。
而封装形式也从二十年前的DIP,SOP, QFP, BGA封装形式发展到现在主流的的FC,
SiP,CSP/ WLCSP, 目前正在向MOM,PoP, 3D TSV等封装形式挺进。

结合上面两条定律可以看出,在 IT
产业,软件和服务才是上游,硬件和半导体则是下游。想要获得高额利润,必须从上游入手,也就是找到「印钞机模式」。

消费电子产品的技术革新速度在减缓,摩尔定律是否逼近极限?

硬件公司有找到「印钞机模式」了吗?苹果和小米。两者都是靠硬件实现软件和服务的价值,只不过小米走了一条更符合国人的路子。MIUI
以及其正在构建的服务和内容才是小米的真核,所以小米才能贴着成本卖手机。唯一苦了的就是生态链里那些还没有想好模式却已经要贴着成本卖的公司。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硬件厂商还在「印钞机模式」上做了一些探索,比如运动相机
Gopro, 现在已经开始运营自己独有的视频社区。

目前的杀手级应用依然是智能手机,但智能手机市场增速正在逐年下降,市场正变得越来越成熟。从产品本身来说,智能手机目前的功能日趋强大,硬件成本也逐渐走低,
不断提升的硬件性能已不再具备过去那样的吸引力了。作为消费电子产品市场领导者的苹果,创新动力也在减弱,机型已经有好几年没啥大变化了。

互联网连接了人与人、人与信息,移动互联网连接了人与服务,那硬件的连接能够带来什么,提供数据?更便捷的服务?更优质的体验?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只有真正思考清楚自己硬件产品连接的本质,才能有好的商业模式,而这个恰恰是硬件创业里面最难的部分,很多解释都很牵强。

我们的问题是智能手机会不会步电视,PC,
功能手机的后尘?在智能手机之后会不会有新的杀手级应用出现?如果有替代产品出现,其替代产品是否可以达到目前手机的市场规模,
并继续推动消费电子和半导体市场的发展?与此同时,摩尔定律是否真的如强弩之末,已经逼近物理极限?

选择硬件创业,就相当于选择了创业的地狱模式。幸运的是,目前做的产品是上文提到摩尔定律里的例外,因为人们并不需要越来越亮的灯。

目前在视野范围内的大容量潜在市场包括物联网,VR/AR娱乐, 智能汽车等。
物联网市场被切分为纷繁复杂的行业细分应用,比如楼宇,家庭,汽车,可穿戴,交通,生产制造等。这些细分市场需要各种各样的处理器,传感器
,MEMS微机电系统和能量收集元器件,这些元器件的种类和数量将会爆炸性增长,它们对特殊制程,封装形式的技术要求更加多样化,不同于以往摩尔定律统治下的单纯依靠晶体管数量的提升和线宽的缩小的发展路径。另外,竞争的主战场正在从过去的硬件性能向软件,人工智能算法,云计算,大数据和服务切换。
友好的用户界面、方便易用、工业外观设计,品牌文化等非硬件要素已然成了消费者首要考虑的因素,软件,
数据和服务正在成为大品牌智能手机的竞争之道。也许摩尔定律还会继续突破物理极限,但新的市场驱动力和定律或许正在形成,
让我们拭目以待!

图片 1

KickTech.jp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