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电商DongFeng,好孩子赶到让汉川童车公司须

工人们在流水线上作业婴儿推车即将出厂
短短4年,汉川童车产业年销售额近乎翻番:从2013年的7.8亿元升至去年的14.5亿元。然而,一辆婴儿推车的利润,却从2013年的百元以上,狂跌至如今的几十元甚至只有几元钱。
销售额喜人,利润却大幅下跌。楚天都市报记者调查发现,导致汉川童车产业发生剧烈化学反应的,电商是主要反应物,而仅生产婴儿推车这单一产品是其催化剂。
巧借电商东风 年均销售额增2亿
2013年,汉川童车行业开始触电,很快,如同火花溅到汽油上一般,瞬间火了。
昨日,望着车间内工人们忙碌的身影,汉川市迪马童车有限公司总经理杨香启说:电商让生意陡然红火,厂子就这样快速发展起来了!迪马童车是最早一批做电商的,2013年刚做电商时,一天最大销量有100台,现在最高峰时一天达700-800台!
近几年销量确实不错,每年平均以50%增长!在湖北睿智儿童用品有限公司总经理杨智勇看来,电商的助推作用非常明显。
汉川童车协会会长胡承鹏介绍,电商对行业的促进引领作用非常明显,在天猫婴儿推车日常销量排行榜前十名中,时常能找到汉川企业的身影。胡承鹏也是湖北洋田塑料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公司从2014年开始做电商,每年销量也是成倍数增长。
汉川童车协会秘书长钟守城提供的一组数据显示:2013年以前,汉川童车以出口和边贸生意为主,年销售额5亿元左右;自2013年触电以来,童车销售突飞猛进,2013-2016年年销售额分别为:7.8亿元、10亿元、12亿元和14.5亿元。除了2013年电商销售额占到一半外,其他三年电商均是重头戏,占到销售额的七成。
利润越摊越薄 一辆最低仅赚几元
面对如此漂亮的销售业绩,不少童车企业老板却笑不出来有的年利润平平,有的反而有所下降。那些利润有所增长的,都自称付出了数倍的心血和汗水。
现在汉川的婴儿推车网上卖价大部分在100-600元,毛利润也就10%,一辆车只赚几十元钱甚至几元钱。以前,一辆婴儿推车的毛利润至少是百元起步,高端一点的能赚到200元。利润的大幅缩水,让杨香启及同行们人累心也累。他说的以前指的是2013年、2014年最开始玩转电商之时,那两年销量大幅上升,初尝电商甜头。
杨香启清楚地记得,2015年6月18日,在网上看到有同行将婴儿推车售价直降100元,他心头一沉:这意味着利润直接减少100元,只能赚几十元了。
更剧烈的演变还在后面。2015年8月,杀价风吹向了整个汉川童车产业,利润越摊越薄,一辆婴儿推车能赚几十元就不错了,有的一辆只能赚几元。
意识到如此恶性竞争对行业伤害较大,胡承鹏等人试图几家联手,将价格拉升到正常水平,但因势单力薄,以失败告终。
不仅是内部杀价,员工工资和原材料上涨,也让利润空间越来越逼仄。今年给员工开的基本工资上涨10%,按计件算,业绩好的员工能拿五六千元。湖北欧瑞斯特日用制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胡少磊举例说,一辆100多元的小婴儿推车,真的只能赚几块钱。
汉川市质监局质量科科长肖俊勇一语道破目前的境遇:原来一辆婴儿推车赚的钱,现在估计得十几辆才赚得回!
同质化太严重 36家企业做一种车
竞争有多种形式,拼质量,拼服务,为何汉川童车企业都在价格上厮杀?
汉川童车协会会长胡成鹏点明了其中的原因:同质化太厉害。据介绍,童车有很多品种,婴儿推车、三轮车、电动车等等,但汉川的童车整车企业都只做婴儿推车,产品单一,只有极个别企业还做其它产品。加之电商让价格和款式透明化,相互之间模仿抄袭款式,又没申请专利保护,杀价不可避免。
协会秘书长钟守城表示,目前汉川童车整车企业36家,配件企业有48家,其中有8家整车企业是看到近年电商火爆而杀进来的,大多人数看中的是走量,想着产量上去了,就会有钱赚。
迪马童车总经理杨香启给记者举了一个例子,他们公司在网上新推出一款婴儿推车,售价168元。几天后,另一家公司推出一款非常近似的童车,标价138元,又过几天甚至降价至99元。
99元已经非常接近成本价,别人扯着你下水,能怎么着?杨香启说,网购一族最容易被吸引的是低价,材质的优劣反而被放在次要位置了。
为何所有企业都只盯着婴儿推车呢?胡成鹏认为原因有二:一是当地做童车基础好,另一方面则是婴儿推车起点低。据介绍,上世纪80年代,汉川就开始做童车配件,后来开始做整车。经过多年发展,已经形成了比较完整的产业链。婴儿推车项目上马容易,集群效应也让产业高度化集中。如今,汉川童车已经跻身全国五大童车基地的前三位。
产品提档升级 加大产权专利保护
汉川童车产业这些年来取得的成绩和目前遇到的困境,已引起有关部门注意,他们正采取措施遏制杀价风,着手提升行业水平。
来自质监部门的调查表明,汉川童车也出口到中东、南美等地,但中低端产品较多。本月初,他们请来质量检测专家,给这些童车企业负责人上课,引领他们往中高端方向发展,向欧洲市场进军。
再者,号召企业自主申请专利,增加新品类,拓宽新出口渠道,将产业带入良性发展轨道上。
现在,已经有部分公司从内耗中挣脱出来。像湖北欧瑞斯特日用制品有限公司着力婴儿推车的外贸出口,上月底去参加广交会,拿回的订单比去年增四成,结识了8个新客户。副总经理胡少磊说,做出口订单的利润肯定比在电商混战中大,企业的质量水准也会不断提升。
汉川市迪马童车有限公司注重专利申请,自主研发的一款专利也已经申请成功。
湖北洋田塑料制品有限公司增加了婴儿安全座椅这一新品类,目前已经投产,主要供货给西欧的一个客户。

好孩子来了,本地童车企业何去何从?是为好孩子贴牌,还是坚持自主发展?大部分企业选择了后者。他们在接触好孩子后发出感叹:见证了差距,要知耻而后勇。
去年底,好孩子考察汉川市场,提出合作意向,这让本土企业兴奋不已。世界童车大王找上门,是莫大的机会。汉川童车协会会长程新国说,双方都起家于90年代广交会,发展却有天壤之别。好孩子已成国际巨头,年销售额80亿元。汉川28家童车企业加在一起,年销售额也才12亿元。
但经过半年的考察、洽谈,大多数企业却并未与好孩子走到一起。我们想贴牌中高端产品,学习先进技术和管理。但对方给的是中低端产品,落差太大。童霸、欧瑞斯特、娇贝等企业负责人均表示,好孩子不提供资金、技术、管理支持,还要求交货一个月后结款,利润不到5%,而自己销售利润可达10%。
湖北小太阳儿童用品有限公司董事长牟野举例,一辆价格270元的童车,按好孩子标准生产,利润只有10元,稍不注意,成本控制不好,就会亏本。公司计划试生产2000台,若无利可图,将放弃贴牌。汉川的技术、管理水平至少落后好孩子20年,不具备贴牌中高端产品的能力。好孩子集团公司项目处处长钱建康说,好孩子即便提供先进生产线,本地企业也玩不转。他算账,按照汉川企业的生产工艺,贴牌利润可能只有5%,但是产量增加10倍、20倍之后,成本就会下降,利润空间也会达到10%。汉川的优势是成本低,如果有20%、30%的利润,我们干嘛要汉川企业贴牌呢?
近日,程新国等几家童车企业负责人开了一次碰头会。他们一致认为,此次零距离接触好孩子,真正见识了差距。下一步,他们将进一步扩大内销,充分利用电子商务平台,加大自主研发、产品创新力度。
湖北省商务厅相关人士表示,知耻而后勇,无论贴牌与否,汉川童车企业必须向一流企业学习,加快转型升级,走向品牌化之路。
原标题「本地技术管理水平至少落后20年 汉川童车企业须知耻后勇」

国家质检总局缺陷产品管理中心湖北省质量技术监督局日前连续发布7条包括数千台儿童童车备案召回计划,涉及有JL510超便携儿童推车、TH-58A便携式婴儿推车、A206儿童推车、106坐卧两用婴儿推车等相关产品,涉及企业包括汉川市春晖儿童用品有限公司、汉川市天昊童车厂、湖北乐霸塑料制品有限公司、湖北艾米乐工贸有限公司、湖北三阳儿童用品有限公司、湖北美儿乐儿童用品有限公司、湖北欧瑞斯特日用制品股份有限公司。
以上几个公司将为购买该批次产品的消费者提供免费维修或退货服务。敬请持有该款产品的消费者立即停止使用,并与对应公司联系维修或退货事宜,以消除安全隐患。
消费者也可登陆湖北省缺陷产品管理中心网站或拨打电话了解更多信息或提交相关缺陷线索。
国家质检总局缺陷产品管理中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